不必朱弦寄岁华.何妨塞外学琵琶.

圣彼得堡--滴血大教堂。内部色彩十分好看

苏兹达尔,所谓莫斯科金环小镇之一。清朗疏阔,其民木讷,善酿蜂蜜酒。归途畅饮,微醺于车上。

俄罗斯初印象

jr车厢——时尚少女与身着和服的妇人。

山中湖的芝樱祭

桥上的小孩

登临送目

东照宫,家康公移冢于此。马厩上有三不猴雕刻,奥宫门楣上方刻有眠猫一只,喻味鼠辈尽绝,天下太平,可高枕无忧矣。日人皆持小册一本,排队盖章,余观之每页具有毛笔书写似符咒,不甚了了…… 日暮黄昏,云厚无光,顿觉阴冷。归途偏遇迎头雨,家康公欺人太过了吧……

江之岛的夕阳里,又现出富士巨大的身躯。海风吹翻了风衣的帽子,以两声喷嚏与镰仓作别。镰仓物语里有云:到了夜里总会有些奇怪的事情。经过一条小路,恍惚间迷了归路……

东京地铁

修禅寺一游

大室山上 佛看富士

早早盛开的河津樱

盛夏的富良野与美瑛。

杭州法净寺

福伦达RF

一直不拍,胶卷都过期变色了。。。。

峨眉金顶

© 走来走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